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160703 對話



不是那種相親式的對話,就只是透過一言一語這樣,很隨意地瞭解彼此的想法,你的過去、你的嚮往、你的生活。
突然覺得我要的其實都是一些簡單到不行的事情,跟你說著我看到了什麼荒謬的事情,跟你抱怨我什麼東西做不完,跟你說我剪了一個很醜的頭,然後你用你的方式來理解我、認真的理解我。我也可以隨意地問起你過去的人生,試著了解那個世界,那個瞬間,內心滿足到不行,然後真的覺得你太可愛。用可愛來形容你太奇怪了,但我真的沒有別的字彙。看著你努力幫我想著解決辦法、看著你扎扎實實的看進每個狀態上的文字、看著你對很多事情都漫不經心,但是卻至少有一秒鐘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時候,我心滿意足。
然後我真的要的就只是這樣,能夠用生活的瑣事充滿,每天交換我們的平凡,每天傾聽彼此的無聊,就這樣一起浪費,很滿足的浪費。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想要和你一起生活



我好像就這樣一直忘不掉你眼中的那個光芒,汗一直滴但還是充滿熱忱的那個模樣。

喜歡看著你做著自己最喜歡的事情,
喜歡聽你發表對電影的想法,
喜歡你總是說著毫無偽裝的話語,
喜歡你那些平淡的波動,
喜歡你雖然好像無感,但還是這樣專心的聽我說著錯亂的話語,
喜歡你吃飯聽我說話的時候撐著下巴,
喜歡你穿著襯衫和素T,
喜歡你總是會記得哪間餐廳有環保筷可以用,
喜歡你抽著煙的時候眼睛有點迷濛的樣子,
喜歡你抽完菸會默默地把煙灰撢掉之後把煙蒂放進口袋裡,
喜歡你總是看似什麼都沒做,但就這樣把我輕輕地接住。

你現在在想著什麼呢,在做著什麼呢,聽著什麼歌,能不能和我分享,能不能讓我看到你眼中的世界。
真的好想要好想要進入你的生活,一起做些平凡到不行的事情,就這樣一起生活,一起分享。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不再悲傷


他最近不太開心,後來知道他不開心的理由之後,我突然覺得我之前的情緒都很沒有意義,突然覺得自己怎麼是個那麼淺薄的人。突然生氣起自己總是把情緒丟給別人,卻無法去撫平別人的情緒。
我們真的是很不一樣的人是吧,也因為這樣我才那麼無法控制吧。
因為你總是那麼波瀾不驚,所以天大的事告訴你之後,好像也不過如此而已。
因為你總是那麼平靜無波,所以想看看你眼裡是否能因我而有一絲波瀾。


「相信自己的好,並相信對方能夠撐起自己的不好。」
你總是能夠在我暴躁的時候,把我的情緒收服得服服貼貼。
希望我可以成為你的出口,或是你的安慰。
我真的好希望我能夠撐起你所有的不快樂和不好。
我真的好希望我能用一百種方法,讓你不再悲傷。

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2017 / 02 記


其實一直不喜歡寫東西,為了表達什麼而寫總讓我覺得多餘,但又很喜歡書寫這樣輸出的過程。A說我應該把這樣的心情記錄下來,因為這個時候是創作力最旺盛的時候。但就連這種時候,我都如此的沒有才華該怎麼辦。
自在、自適,好像沒有顏色卻又有強烈的黑暗,好像隨波逐流卻又對很多事情有自己的堅持。一個好矛盾又好神秘的個體,但一切卻又那麼的合理。我想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理想中的生活方式,或者應該說我很嚮往但卻一直無法的生活方式,所以才會如此沈迷吧。
看著你啊,就好像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我從來不認識又陌生的世界,所以才會如此沈迷吧,因為我總是喜歡未知的事物。
好想就這樣看進你眼裡,想看盡你的世界,最後也成為你眼裡的波瀾。
描述為什麼喜歡一個人的言語總是那麼模糊又曖昧,好像是因為這個,又好像是因為那個,但一切又只因為在你身上所以才成立啊。其實,一切沒有,什麼原因的。

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

聰明犯錯

   那些根植於最傑出、最優秀的人們的觀念中所做出的假設並非全然是對的。我們可以從他們過去做出聰明的錯誤中,得到相當大的啟發與潛在利益。理解「錯誤」的挑戰在於,我們在事前做出決策,而非事後才能判對這個決策是否正確。

一、錯誤的定義
 以結果論來定義錯誤與否存在著相當大的缺陷。首先,它排除了我們居住世界的複雜性及單純的運氣存在因素。我們大多數都是以有限資訊處理事務,就其本身而言,光是這個因素就足以把我們的判斷與行為視為錯誤。因此,我們將錯誤定義為「一個決定、行動,或是由當時能夠得知的訊息中,做出較不理想的判斷。」
有許多因素都會使我們混淆,而看不清事務全貌:
1. 暫時性:在當下判斷決策的價值時,我們無法預測一個決策的所有後果,因長期影響還未顯現。
2. 運氣:隨機事件可能影響我們做評估決策的結果。
3. 處理效應:下定決策後,決策者本人與他人所做出的行動都有可能改變結果走向。安慰劑效果變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光是相信藥物有效,就可以影響到它的結果。
4. 不全的資訊:當決策已定時,其他被否決的選擇所帶來的結果是未知的。

二、不是所有的錯誤都一樣:卓越的錯誤
卓越有可能發生在錯誤前,亦有可能發生在錯誤後。但常常錯誤是新洞見的來源,許多發明故事都反映出這個事實。有成效的錯誤是過程的一部分。錯誤能增進我們的智慧,無論是意外或設計的,他有能力可以戳破不正確成見的氣泡,並開啟新的視野。
人類有找證據佐證認定事實的傾向,因此使用與預設立場相反的方法證明是可以提早得到準確答案的方式,其中關鍵在於用正確的心態去接觸任何複雜問題。

三、為什麼我們會犯錯、如何犯錯:原因及解決方法
沒人喜歡犯錯,但若要把普通錯誤轉化成卓越錯誤,我們應該專注在錯誤上,尋找它所代表的涵意,將自我意識擱置。許多情感因素會阻撓我們去反思錯誤。除了情感上障礙之外,認知差距也會增加學習的複雜性,這些認知包含不完整的反饋訊息、處理事情後所出現的效應、以及令人困惑的資訊。
決策的過程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決策計畫,可以讓我們對問題思維建構,了解我們的目標、選擇、限制。
第二階段為收集資料,收集資料的過程會受許多偏見影響,而去尋找相反的證據是很重要的方法。
第三階段為下結論,選擇階段也有可能遇到團體迷思等偏見,我們必須要鼓勵不同意見,公開挑戰被眾人所接受的意見。
第四階段為從經驗中學習,將注意力放在最新決策中,所出現不斷變化的反饋信息是很關鍵的。

四、更快速的學習:實用準則
如果我們是完全理性的話,我們就不需要犯錯,或是做出一些隨機的行為已變成工。但人類跟理性相差甚遠,因此我們在生命中需要隨機出現錯誤,才能成功。我們需要故意犯錯的原因,以及這麼做有助於幫助我們超越自己的有限理性的原因很多,像是我們總是過度自信、我們不愛冒險、我們喜歡尋找經過確認的證據、我們認為反饋都是可靠的。而這些都需要靠錯誤來得到真相。
蓄意犯錯的訓練過程(在完全瞭解情況的狀況下,進行可能會失敗的測驗):
1. 辨識先入為主觀念的假設
2. 選擇要測試的預設立場
3. 預設立場的評比
4. 為犯錯發展策略
5. 執行錯誤
6. 從過程中學習

2016年5月2日 星期一

浮生草_柯裕棻

「我看見自己尖銳的稜角收斂了,叛逆的羽翼彷彿剪除了。我百般不願意地,逐步將自己放手交給世事人情,日日在頹喪放棄與執拗不馴的矛盾中拉扯,終於被拋磨成一個看似圓融平靜的人了。」

「我不確定是否我太無情,以致這些年的紛擾仍然無法動搖或改變我絲毫,或是我太冷淡所以不輕易釋放什麼。我執拗如昔,只是中就學會了將苦惱、厭倦和熱情一起蓄放在心裡,不動聲色地活著。奇怪,以前竟然覺得這很難。」

「阿這堅定的時刻。儘管這不是地老天荒的時代,儘管情愛只是一種雲霧蒸騰的說法,信念也不長久。儘管。」

「儘管他們的過程曲折了些,也唯有在熱戀的人眼中,一切的阻礙、延宕與等待,都這麼甜。」

「只要有足夠的個人生命的顛簸,足以理解舊時好文章,看懂舊時好書,也就夠了。」

「誰知道呢?他們當初相愛的理由。多數的愛情不需要理由,但他們似乎需要一點解釋。」

「春夜的雨幽幽的,有點冷,打了梨花也打了杜鵑,悽悽哀哭彷彿有怨,眾人束手無策,就成了個狐仙出沒的雨夜。
過了黃昏,再怎麼傾耳的聽傾心的等,雨老不停,人也睡不穩。」

「台北的巷子既彎且斜,倒是不缺燈。參差錯落的路燈在雨裡濛濛亮,白光暈散,雨絲斜斜畫過,像是一只又一紙的纏絲白瑪瑙碟子洗了晾著,閃著一地的水。」

風格練習

「有一種夫妻並不十指緊扣,也不風風火火,許多時候,只是淡淡然,淡淡然一起走過一些路,終來到晚年。就像小津安二郎的「茶泡飯之味」,飯事隔夜飯,茶是普通熱茶,那味道只是家常,但是折騰一番後回到家,跟另一人共坐對吃,就是暖腸暖胃。」
「打個比喻,你看到一片新景色,它之所以是新,是因為你在腦海裡,把它與另一個你熟悉的景物比較。」
「這些話,不跟平日親近的朋友說,不跟情人說,而竟放心託付他方,只因那是個陌生人——大家知道,在下一個時間點,就會各散西東,不再遇上。」
「身邊有一兩個人,常無端端做了我的樹洞。遇上什麼想不開的事情、心煩意亂的時候,就去找他們。總是我在喃喃自語,不著邊際,坐在對面的他們,大多時沈默,只偶爾吐出零星的斷句,延續對話。有時我顯得慌張,來到他們面前卻自動安心下來,好像有一股巨大的能量,默默吸去所有不安。你實在看不清他們已經吸納了多少周遭的負能量,外表看來卻依舊平靜日常。」
「有流水的城市是幸運的,淙淙流水」,有如時間之河,提示了變換的真理。看山不動而人心堅定,看水流動而參透無常,這便是我的山水論。」
「她說,比如愛情,我喜歡你時你對我沒有感覺,等到你愛上我時我卻已經不是那樣的心情了,這種情感相遇的距離便是時差。
有些人喚作錯過、錯失,或遺憾、遺恨。我已不是這樣看。有所謂的過雨師,是因為心底另有一個所謂的圓與滿。是一幅不在場的圖畫(或不成立的),對映出眼前的失落。走進這個缺失的世界就像走進一個沒有出口的迷宮,所感所見所擁有,都只是他方的投影。問題是,他方彼時的另一世界是空洞而虛妄的,乃由此處此時產生、定義與構成,可隨時崩解。
不是過去的戀人才是最好的,我的愛戀也只適用於某時某地。我所追憶的,只是曾經出現的歷史現場與情懷。每一次戀情都是獨特的,不可替代的,每一個我與他都是完整的。
我不願以錯過來定義生活,不願以遺憾來成全生命。他方是他方,只要我能觸及到達,那就是我的此時此地。否則,它什麼也不是,甚至不是慾望的歸宿。」
「過後想想,其實也沒有什麼是不可失去、割捨和放下的。人「真正」需要的身外物,到底不多。」
「是的,走路該是走慢一點的。因為走路不純是為了走(又不是要競走瘦身),而是為了看與聽(與外部世界建立關係),是感官的流動多於體力勞動,是自己掌控自己的節奏。」
「可能有一天不會再需要電影院了,我說,但這個朋友是一株向日葵,永遠面向陽光,她堅定地提醒,一定會的,因為你會想和朋友一起看戲呀,因為你會想和你喜歡的人約會呀,戲院是美好的dating場所。
噢當然,怎麼會忘記,在光影裡偷看喜歡的人的側臉,偷偷的快樂。」
「慢,是一種自信。不憂心落淚,就不用氣急敗壞追趕,貪新厭舊。」
「悲傷的時候是可以傳達出更巨大的樂觀能量,因為一個真正悲傷絕望的人,才會明白這些讓人活下去的東西是多麽重要。清醒的朋友認為那是一種欺騙,既自欺也欺人,但我就覺得那是發乎內心的自我救贖,雖然最終會失敗。當我發現這個分歧,我才感傷地意識到,我的朋友比我還要悲觀許多。」